程小船船船

微博 @程如苇,杂食,红蓝本命,兔比大墙头,全职/17快男/黑塔利亚/守望电竞/原耽/龙族

Sad Song(三)

很抱歉拖了这么久依然短小

祝 阅读愉快


BGM - We the Kings《Sad Song》


这套路挺深啊。赵英博想。

说实话赵英博就是那种懒到极致的人,除非真的是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他对所谓的套路和人情世故就是爱理不理能不理就不理的态度。有些弯弯绕绕的东西他也不是想不明白,就是不想去想那么多,所以他才和直率的焦迈奇相处得那么融洽。

赵英博笑了笑,没肯定也没否定。

一般人看到这样的笑容是会因为各种原因不再开口的,但是赵英博错估了黄榕生。一个明明就在一个音乐团体里却独自躲在酒吧厕所里唱歌的男人是不会按常理出牌的。

黄榕生只是举起了双手:“好吧,我道歉。我只是真的想好奇你的年龄。

“你看起来和尹毓恪差不多大,但是感觉上差的很远。”

对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赵英博也不好意思不告诉他,又不是忌讳年龄的半老徐娘。赵英博挠了挠头:“也算不上差不多吧,我比他大了一两岁。”

黄榕生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还在上学吧?”黄榕生问。

“没有,工作了。念不进书。”赵英博毫不避忌,只是有点不好意思。

黄榕生露出怀念的神色:“我当时也是没有继续读书,就出来玩音乐了。”

“你们那叫有梦想,我就是条咸鱼。”赵英博随口说到。

“咸鱼多好啊,每天躺着晒晒太阳又是温暖的一天。”黄榕生笑着说。

如果你真的这么觉得怎么会在厕所偷偷练歌。

赵英博这样想着,转开了视线看着和焦迈奇聊得很开心的尹毓恪,问:“你们那个小主唱,才成年,也不读书了吗?”

黄榕生似乎是没有想到赵英博会问起尹毓恪,一时间没有回答上来,过了几秒钟才说:“他啊,就是跟我们玩半年一年吧。”

“为什么啊?”赵英博觉得这个阿卡贝拉团真是奇怪极了。

“他跟我们玩一个间隔年就回去读书。”黄榕生说。

“这么新潮?”赵英博半开玩笑地说,“那考虑一下让我们焦叔顶替一下你们小主唱啊。”

话一出口他才觉得不太合适,明明黄榕生本人就唱的很好听,何必找一个外人来跟他们再次磨合。

没想到黄榕生说:“如果真的合适的话。“

赵英博一时间没忍住,问:“你不是唱的挺好的吗?”

黄榕生还没想到自己在厕所哼歌被人听见,只是很坦然的说:“我可能还是更适合做鼓手吧。”他停顿了一两秒,又问:“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我唱的挺好的。”

这就他妈的很尴尬了。赵英博想。他斟酌了一下用词才开口:“就是……刚才在厕所……”他没继续说下去。

黄榕生仍然是笑着的,非常礼貌。就和刚才笑着和赵英博聊天时一样的笑。赵英博顺着黄榕生的动作看了看尹毓恪的方向,年轻男孩依然在和焦迈奇兴奋的聊着天,没有丝毫往这个方向看的意思;其他成员也喝酒的喝酒,谈天的谈天。

这里是一个陡然无话也不会有人发现的安静的角落。

“就当这是我们的秘密吧。”黄榕生看了一圈才继续说。他的神色明明仍然是那么温和,还带着一点点恰到好处的亲切与调皮,那种放在接近三十岁的男人身上不显得粗俗轻薄倒反留给人一种气定神闲的好印象的调皮,赵英博却分明感觉到气氛和他自己刚刚停下话头时的感觉不太一样了。

真是神奇啊,所谓的老油条。赵英博做了一个拉拉链的手势,心里有些羡慕像黄榕生那样的人对他人情绪的影响能力。

那天晚上赵英博和焦迈奇回去的时候,焦迈奇颇为好奇赵英博和黄榕生聊了什么。赵英博想了想,说:“秘密。”

焦迈奇心情大概是好了很多,表情夸张地说:“你居然背着我和人有秘密啊!”

“滚滚滚。”赵英博摆手,全身上下都写着拒绝,“能不能不要这么gay?”

“哪里gay得过你,秘~密~”焦迈奇吐了吐舌头嘘赵英博。

赵英博乐了:“你现在立马开微信,给我等着!”

“又斗图?能不能有点创意?”焦迈奇对赵英博的幼稚嗤之以鼻,双手插在兜里并不打算陪他犯傻。但是手机在兜里不停震动的感觉实在糟糕,焦迈奇决定亲自上阵转被动为主动。

然后两个人就一路斗图一路走到了路边等着打车。

“欸,你今晚跟那个小主唱聊得不也挺开心嘛。”赵英博一边发图,一边说。

焦迈奇回了一张图,头也不抬:“我们纯粹就是聊音乐。”

“你干嘛那么强调’纯粹’啊?”赵英博坏笑。

焦迈奇充满关爱地看了他一眼:“你傻啊狗子。你自己先用的’不也’。”

“你才狗子!”赵英博作势要去捶他。

“你吵架跟个小孩儿一样。”焦迈奇哼哼,提尖声音,“ ‘你是猪!’ ‘反弹!’ ”

赵英博本来要放下的手这时候真的捶到了焦迈奇的背上:“你说话还像个鸨母呢。”



评论(5)
热度(26)

© 程小船船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