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船船船

微博 @程如苇,杂食,红蓝本命,全职/17快男/黑塔利亚/守望电竞/原耽/龙族

破烂也在手紧攥

邪教慎入!魏巡×赵英博
CP太冷了没有cp tag只能打单人的,占tag致歉

BGM-《小半》陈粒

陈粒的曲风不是魏巡喜欢的那种。
他不太喜欢安安静静地听一首简单干净的情歌。他承认那听起来很舒服,但一个半大年轻人总是爱喝可乐或者别的什么饮料胜过白水,因为白水太过寻常而无处不在。
他想这或许可以解释他为什么没有选择旧日恩师而是加入罗志祥的战队,去所谓的夜店组。
他喜欢尽力去展现自己,把控所有人的心脏;他喜欢看着宠爱们的表情,她们的心情全部写在眼睛里,逆着光线传进他的眼睛,在他耳边鼓躁成巨大轰鸣,和他自己的心跳共振。
这是魏巡最享受这个舞台的时候。
越是受关注,他越是自如。
当他看到有人因为光芒太过耀眼而脑袋空白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称得上刻薄——既然不适应舞台,那就下去好了。
他为自己的冷漠吃了一惊,顺带着记住了那个无辜地承受了一次嘲讽的人的名字。
赵英博。他叫赵英博。
那时候已经是全国赛场了。赵英博低着头,不敢看观众,甚至不敢走动,唱一首《独家记忆》。坦白说这个表演有点寒酸,但是赵英博的人气依然很高。魏巡不能理解,但是也无所谓。
从三十到十五的时候赵英博已经开始有进步,然而魏巡还是对陈粒选了赵英博很惊讶。
那个男孩吧,就是很普通,除了长相大概没有别的特点适合舞台。魏巡这样想。
不能否认他长得很好看,和魏巡那种侵略性太强砒霜蜜糖的外貌不同,赵英博是那种公认的无害的帅气,像是天上偶然一朵云,没多大差别的白白一团,但是每个看到的人都会觉得舒心。害羞的,腼腆的,白开水一样无趣的男生。
魏巡在录制结束一段时间后才看到陈粒对赵英博的评价。
好吧。魏巡想。
命运让你站在这里,所以这就是你该去的位置。可瞎扯吧,命运还让俞敏洪第一次高考没考上大学呢,如果那个时候他就觉得这是他该在的位置,就有意思了。人生还有那么多的可能,二十岁就说这是命运的安排,不过是骗骗心软的人罢了。
魏巡看到采访里李健说赵英博的唱功是这些人里最差劲的,他想了想,或许真的是。但是赵英博似乎从不在意这一点,他只是昏昏沉沉在休息室里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比赛,然后梦游一样地站上台,在十步的活动范围以内唱完他的歌,最后在每个人“这次应该淘汰了吧”的想法中晋级。
这个人啊,明明每次都眉头紧锁手足无措,却总是有细小也明显的进步。魏巡禁不住想如果他不是这么紧张是不是会有质的飞跃。
糟糕了。魏巡想。他的目标再明确不过,冠军,冠军,冠军。他本该密切关注黄榕生尹毓恪这样有实力的对手,现在却过分关注了这个普普通通的人。
但是当赵英博和黄榕生在台上唱到那首《一个人练习一个人》的时候,魏巡发现自己没法把注意力放在黄榕生身上。他满脑子都是赵英博的唱功真的有进步了,赵英博在台上还是那么紧张,赵英博的……
黄榕生叫赵英博狗子。原来如此。魏巡看着黄榕生笑着说出这个乡土得过于亲昵的称呼,听着他说赵英博裸睡,第一次在心底对黄榕生生起除了欣赏与好胜之外的情绪。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情绪。
准备回宿舍的时候他听到陈粒组的休息室里还在打闹,焦迈奇叫了一声狗子然后大笑起来,随即变成了一声痛呼,然后是尹毓恪怼了他一句“明知道他会生气,你这不就是贱”。
哦,原来这是黄榕生一个人的称呼。
哦,原来他是黄榕生一个人的狗子。
魏巡那天晚上一夜无梦。
他没想到黄榕生会那么早被淘汰,养鸡是他的队友,能走得更远是好事,能帮他淘汰黄榕生更是帮了大忙。魏巡的心中有一股快意升起,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没有感到任何失去较量机会的可惜。
他更没想到的是赵英博直接放弃了唱好他那首歌的权利。他着魔一样地偷偷去听过陈粒组的排练,赵英博原本真的是能唱得很好,他却因为黄榕生放弃了。
然后他终于意识到他对赵英博的可惜胜过了对黄榕生的。
这不是一个正确的现象。
然而他无法克制。
打那以后他没有遇到过他们。他知道他们在筹备复活赛,但是他没有理由去和他们打一声招呼。
快本录制的时候他又见到了赵英博,依然是只和黄榕生形影不离的赵英博。
做游戏的时候他有意站到了赵英博身边。
赵英博的手握上来的时候魏巡用了全身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不要攥紧,也不要发抖。可是手心的汗是压抑不住的。它们出卖了他,而他只能尽力在赵英博看过来的时候歉意地笑了笑。
赵英博不是个细心的人,至少对关心范围之外的人不是。魏巡曾经对这点遗憾不已,现在却万分感激。正因为赵英博的这点特质他才会把这层汗理解为对于被电击的恐惧紧张。
魏巡知道还有一个原因是赵英博也在紧张,因为他完全不会那首《爱的初体验》,一直在找间隙问他歌词和调子。魏巡庆幸赵英博另一边的是他更不熟悉的杜海涛。
在赵英博问魏巡歌词的时候,他们一窝蜂涌去看了歌词。魏巡都做好了放手的准备,赵英博却没动。在话筒都听不到的角落,在摄像机前,他们窃窃私语。魏巡觉得自己像星新一小说里那个走入神社的男人,只能享受片刻的欢愉美梦。这本是黄榕生的专利。
结束录制的时候他最后认真看了一次赵英博。
然后他在人群之中说了一声赵英博一定听不到的再见。
不记得哪一天他看到尹毓恪的直播,唱的是一首他没有听过的歌。在不停的卡顿中魏巡独独记住了一句“破烂也在手紧攥”。
魏巡去搜了这句歌词,发现它出自陈粒的《小半》。
第一次他认真听完这首歌。
而后他起身,去饮水机给自己接了一杯白开水。
他喝完那一杯温水,明白自己依然认为赵英博天资平平,唱功垫底,同时他也明白,或许自己已经不再是个毛毛躁躁的,热爱可乐与酒精的年轻人了。

评论(24)
热度(25)

© 程小船船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