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船船船

微博 @程如苇,杂食,红蓝本命,全职/17快男/黑塔利亚/守望电竞/原耽/龙族

小破车第二发来了,一样走评论kkk

BTW这次是小云受 注意避雷

祝阅读愉快

大小云没有名字的小破车
防吞 评论见


祝 阅读愉快

【知乎体】一个gay和年长者谈恋爱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你是不是sa  的回答


不泻药。

看到题主的问题和高票答案都是年长很多的恋人,我不禁开始反思H老师在你们心中到底是比我大了多少。还是说我看起来就这么显小吗?我也没爆过照啊?

严格说起来H老师其实和我算是同龄人,我们是通过工作认识的,和题主的情况不太一样,所以可能不太适合回答题主的问题,抱歉。


——11.11更新部分——


原来这么多人想吃狗粮的吗?题主和知友们都在评论里回复说想听一听,那实在是盛情难却。


如果硬要说和H老师相处的体验的话,我觉得是确确实实的被引导感

一般来说,年纪越大能从身边人身上获得的东西就越少,但是和H老师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有一个时刻...

Sad Song(三)

很抱歉拖了这么久依然短小

祝 阅读愉快


BGM - We the Kings《Sad Song》


这套路挺深啊。赵英博想。

说实话赵英博就是那种懒到极致的人,除非真的是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他对所谓的套路和人情世故就是爱理不理能不理就不理的态度。有些弯弯绕绕的东西他也不是想不明白,就是不想去想那么多,所以他才和直率的焦迈奇相处得那么融洽。

赵英博笑了笑,没肯定也没否定。

一般人看到这样的笑容是会因为各种原因不再开口的,但是赵英博错估了黄榕生。一个明明就在一个音乐团体里却独自躲在酒吧厕所里唱歌的男人是不会按常理出牌的。

黄榕生只是举起了双手:“好吧,我道歉。我只是真的...

【七拉根/巴拉七/AU】Sad Song(二)

BGM-We the Kings《Sad Song》

祝 阅读愉快

说起来1664Rosé酒精度和容量都很少女,但是啤酒就是催人尿遁。一瓶下肚,还没等到焦迈奇的阿卡贝拉对手上台表演,赵英博已经跑了两次厕所了。
第二次去的时候,他听见厕所隔间里有人在低声唱歌。
酒吧也有厕所歌神啊。赵英博有点好笑的想。仔细听来其实唱得很不错,就是声音很小,断断续续的。
可能是喝醉了。赵英博想。酒吧里多的是酒后乱唱的麦霸。
洗手间离大堂很远,说得上是安静。赵英博放水的声音惊动了那位歌神,声音戛然而止。看来也不算醉的很厉害嘛。赵英博想。
然而那位歌神始终没有从隔间里出来,赵英博无福瞻仰他的真容,只好拉上裤链...

【七拉根/巴拉七/AU】Sad Song(一)

是的我重发了一遍……
没有检查文档我的错

攻受无差,互攻,不开车
更新时间不固定,日更肯定没有,因为开学了很忙,会尽量多更
祝 阅读愉快

BGM-We the kings《Sad Song》 
 
一 
赵英博打开微博,发了九张照片,没有配词,只圈了帮他拍照的摄影师。 
照片里他坐在酒吧光怪陆离的灯光下,直直看着某一个方向,神色里有与那些模糊的虚影格格不入又略微相似的茫然。 
微博很快提示有点赞和评论。赵英博打开消息通知,看了一眼与平时无甚大异的“啊啊啊”和赞美,给最早回复的三五个人点了赞回复了谢谢,就锁了屏。 
赵英博是个小网红,微博有接近一万...

破烂也在手紧攥

邪教慎入!魏巡×赵英博
CP太冷了没有cp tag只能打单人的,占tag致歉

BGM-《小半》陈粒

陈粒的曲风不是魏巡喜欢的那种。
他不太喜欢安安静静地听一首简单干净的情歌。他承认那听起来很舒服,但一个半大年轻人总是爱喝可乐或者别的什么饮料胜过白水,因为白水太过寻常而无处不在。
他想这或许可以解释他为什么没有选择旧日恩师而是加入罗志祥的战队,去所谓的夜店组。
他喜欢尽力去展现自己,把控所有人的心脏;他喜欢看着宠爱们的表情,她们的心情全部写在眼睛里,逆着光线传进他的眼睛,在他耳边鼓躁成巨大轰鸣,和他自己的心跳共振。
这是魏巡最享受这个舞台的时候。
越是受关注,他越是自如。
当他看到...

不存在的

李绝这个CP吧,真是给我很多意想不到。
没想到他们可以说这么骚的话。
没想到他们可以说反目成仇就反目成仇。
没想到他们最后的糖居然是同一天宣布退役。

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
再见小冰棍再见李苏苏再见小柴犬
没有你好

© 程小船船船 | Powered by LOFTER